但知行好事,莫要问前程。冬去冰须泮,春来草自生。

开学第一天,早上喧闹和晴朗,下午下了雨。开车回家,裤子和鞋全都没有湿。

给我理发的小伙子二十出头,酷酷得不说一句话,我的种种要求,都以眼神回应。

洗头的时候,小伙子没拿好喷头,我的裤子和鞋终究还是湿了,小伙子说了句不好意思,依然酷酷的。

私有数据中心终于建成

我们年轻和聪明,我们总能化险为夷,我们不曾碰到什么承担不了的后果,我们肆无忌惮在选择中游走和生活,乐此不疲。

在路口堵满的车道一把方向转到了空旷的捷径,以为前路开阔光明无限,结果这只能左转的车道再走下去方向就错了。回到直行道的路也艰辛异常,也许压了实线也许别了别人的车,路走对了可为了走对路而走的路又对么。规则和道德,现实和理想,物质和精神,维度那么多选择那么多什么是对什么又是错。

于是尘埃落定啥也不多想,只问问自己有限生命里的今天是不是开心幸福。

其他都好,就是这个结论给的真中介,真保险,真传销。

割了吧,都焦了

馐馔不足,果腹有余。

你还没下班,我就在路边开音乐会。发传单的小伙子说,哥你反正没事干,不如进来了解一下我们出售的商铺。我说小伙子你太狭隘,我才不是没事干,接媳妇下班是最大的事~

有时候就是无力地孤独

© 黑谷先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